坠星白虎

达成了非酋中级,买了11张符,用语音召唤,给网易放oqq版言和的青藏高原,最高那个音,出了灯姐。。。我。。。
加上这11张,最近一共抽了41次了,想要个以津真天或者鸩,但是她们拒绝了我。

没有经过任何润色的言洛故事(大纲,不会写文)

噫。。。把这个发出来真是羞耻。。。
灵感来源于今天看的余秋雨的冰河,全程角色带入毫无压力啊,于是脑子里就构思出了这么一个言洛绫的故事。。。
如果不是cp太冷我也不至于这样自割腿肉。。。
其实还是用的冰河原剧情(没有改的灵感)
小学生思维幼儿园文笔注意
大神勿喷
————天哪这个要不得的排版啊————
大概就是天依是个小山村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单亲家庭孩子,母亲得病去世了,临终前让天依去京城找她之前去参加科举然后就没回来的父亲,于是天依扮男装成考生,坐上了去京城的船,
言和是个船夫的女儿,父亲病重即将去世,老人之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自己的孩子也去参加一次科举(因为他们船民就是载着那些秀才去考试的,总是被那些秀才嘲笑没读过书,想用实力让他们闭嘴)(大概是这种意思吧我表达不清),而因为言和是女的嘛所以老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我小天使是个多善解人意的人,她决定女扮男装也去京城赶考(言和为什么有信心去,因为他们的船上带的全是读书人,船夫又只有言和这么一个孩子,那些秀才除了陪她玩就是教她读书,而且出于读书人的奇怪心理,这些人还会比谁教的更好,于是行船便成了个流动私塾),
船到半路,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天灾,河面全结冰了,走不了了,然后全船人吓得半死(可能表达方式不太好但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言和因为是船夫的孩子懂得他们遇上了什么,她想团结一船人一起凿冰让船走出去,但是一船人都怀疑她,只有天依愿意帮助言和,
言和凿了一夜的冰,船终于穿过湖面靠了岸,但是言和的手也废了(被凿冰时飞溅的冰碴子冻的),没法参加考试了,而那些考生却不管不顾,各自收拾了东西走了。天依带着言和去看了医生,得知言和从此不能再握笔后天依非常气愤,决定用言和的名字去考试,替她讨个公道回来,(天依已经知道言和是个女的)
天依的母亲那会也是书香门第大才女只可惜看上天依她爹(人生重来算了),天依的学力其实还是可以的,这一考就考中了状元,结果又阴差阳错被公主(阿绫)看上成了驸马,最后不得已坦白了女子身份,而这时天依也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早已经在京城发迹,只不过为了无后顾之忧,已经改名换姓另行嫁娶,现在天依也不想找父亲了,朝堂上天依向皇帝说明了一切,准备让皇帝来判决,皇帝知道后很是有感触,于是原谅了她欺君罔上的罪名,
得知天依还未曾婚配,在阿绫的煽动(误)下,皇帝准备给她赐个婚,让她在满朝文武里挑一个(原小说这个情节感觉很突兀,如果有哪个大神给改一下就好了),天依走到一直站在大殿角落里的言和(皇帝也让她近殿了),跟她说:“言和,我想成家了。”而言和的意思大概是:我现在差不多是个废人了也写不了字了你跟着我只能回去老老实实当个船娘耽误你大好前程还是算了吧乐正绫挺不错的。然后天依:言和你是不是嫌弃我我当船娘也是很好的再说开船又不用经常写字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办个流动私塾专收那些考不上的当老师名字我都想好了以前不是学而优则仕么我偏要学而优不仕那就叫不仕班吧。
然后天依言和返回了小山村,走的那个晚上有十几顶官轿出来送行(因为那些官轿的主人也是天依她爹这样的角色,还以为天依是他们的孩子)
好了完结了。
什么,你问阿绫呢,我……我也没想好呢,反正我先发上来吧以免以后忘了……

(偷偷跑走)

今天和基友聊天

聊到了辉夜姬,然后我突然想不起来辉夜姬是骑在什么上面了,然后就问我基友,这货说:“月亮吧。”我说不对吧,月亮上那不是阎魔么,然后我基友深沉的思考了一会后说:“大炮?”
我。。。大炮。。。大炮。。。辉夜姬坐在大炮上。。炮上。。。